梁光烈 重庆

  秋沐橙已经忘记了那一晚是怎么回到的家,这一切对秋沐橙的冲击实在太大,哪怕回到家之后,秋沐橙内心的震撼依旧久久难以释怀。

  或者说,这么多年,叶凡的窝囊,一直都是装得?他根本不是贫寒家的子弟,而后豪门之后,一个真正的富二代?

  这一天,虽然韩丽也倍感屈辱,但是她毕竟是当妈的,她很清楚,秋沐橙怕是所受的委屈更大,因此她并没有再责怪自己女儿。

  “自己怕丢人,白天溜得挺快。却把自己老婆扔在那里替你丢人。你算是男人吗?”

  见到秋沐橙身后的叶凡,韩丽却是再也控制情绪,白天在亲戚面前遭受的委屈却是尽皆爆发。

  但叶凡已经习惯了,这就是他三年的生活,既然当了上门女婿,他应该清楚,遭受丈母娘的喝骂本就是常态。

  “妈,你能不能别吼了。他就算再不好,再不如别人,但他也终归是你女婿,是你女儿的男人。你能不能给我们留点尊严。”

  这种无休止的谩骂,秋沐橙早已厌烦,不满的对自己母亲吼道。随后抓住身后的叶凡,轻声道:“你跟我进来,到我卧室。”

  “把被子也带进来吧。以后就别在书房睡了。”秋沐橙接下来的话语,更是让叶凡狂喜,仿若被幸福瞬间击中。

  这三年来,韩丽一直想着让秋沐橙跟叶凡离婚,然后再找个更好的女婿。毕竟自己女儿长得倾城倾国,虽然结过婚但还是处子之身,这等条件找个金龟婿并不难。可是秋沐橙若是跟叶凡上了床,那么日后接盘侠可就不好找了啊。

  “妈,我再说一遍,叶凡再不济,也是我老公。夫妻同房,天经地义。而且,我已经嫁人了,不需要再嫁。”

  当年秋家三小姐美名可是传遍云州市,不知多少提亲的人前来秋家,门槛都被踏平了。可想而知,秋沐橙的魅力是何其出众。若不是后来秋家犯了大错,但是落魄如狗的叶凡,自然不可能娶到这般女子。

  此时的秋沐橙,无疑已经平静下来,她回眸瞪向叶凡:“那辆车,是怎么回事,你老实交代。为什么录得是你的指纹。”

  “不,还有你的。而且老婆,我不是说过了吗,这些聘礼,本来就是送给你我的,自然是咱俩的指纹。”叶凡笑着道,他准备坦白一切,说自己其实是超级富二代,由于某些原因方才落魄,如今自己父亲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儿子,出于愧疚方才送上聘礼,以弥补曾经旧怨。

  然而,还不待叶凡张嘴,秋沐橙却是率先笑了:“是吗?你是不是还要告诉我,你其实是个超级富二代,你以前的穷困潦倒都是装得。如今家族找到你,为弥补之前亏欠,补上当年的聘礼,还准备接你回去,让你继承家族财亿万富?”

  “卧槽,老婆,你怎么知道?我父亲难道都告诉你了?其实我也不想隐瞒你的,只是~”叶凡有些愧疚。

  “你若真想哄我开心,就混出个样来,做出点成绩来,让我为你自豪。不要整天白日做梦虚构一些谎言来哄骗我!”

  她并不嫌弃叶凡穷,也不嫌弃没出息,她气得是叶凡穷而不自知,没出息还不上进。现在还用如此荒诞的谎言来骗她。

  虽然秋沐橙也不知道叶凡用了什么方法启动了那台豪车,但是无论如何,秋沐橙反正绝不相信那豪车跟叶凡有半毛钱关系。至于叶凡说自己是富二代?这更是可笑。这种电影里才有的狗血桥段秋沐橙自然不相信会在自己身上上演。

  叶凡沉默了,良久之后,他抬起额脸看向她:“沐橙,我会证明自己的。我会让你自豪,更不会再让你受辱。”

  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落寞的背影,那一刻秋沐橙竟突然有些心疼,bbin连环夺宝手机版或许,自己刚才的话有些过分了,伤到他的自尊了。

  秋沐橙本以为叶凡会像个男人一样沉声断然拒绝,以宣示男人那不容侵犯的尊严。但谁能想到,叶凡竟欣然应允,仿若刚才的坚定与郑重都是装得,他一脸贱笑,抱着被子随即便跑到了秋沐橙的床上。

  “滚!”秋沐橙当时就迷了,亏她刚才听到这男人的承诺之时还感动的一塌糊涂,亏他还以为自己伤到了他的自尊而心怀恻隐。

  “看来,我等的那个电话,终于到了。”叶凡莞尔笑着,随后便拿起了电话,按下了接通键。

评论 (0)  •  2019-11-27  •  浏览 (7)

0 评论

发表评论